如東大觀

首頁通項一
  • 夕照云路巷—— 憶南通藝人之家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04-20 18:33 查看數: [打印] [ 前入論壇討論
  • “無線如東,城事在您手中!”歡迎安裝如東文廣傳媒“無線如東”手機客戶端!蘋果手機App store搜索“無線如東”下載。安卓系統掃描二維碼或登錄如東新媒體(mobile.rdxmt.com/down/)下載。
  •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号码 www.mtkoe.icu “南通藝人之家”原址位于掘港西街云路巷內,是如東京劇前輩趙長保老先生1957年牽頭創辦,用于安置南通地區老藝人安度晚年的場所。當年在全國來說,可謂是一項創舉,一件善舉,在中國戲劇史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。

    一、海韻醞京腔

    如東舊稱皋東,歷史上是個移民社會,吳淮雜處之地,晉商、徽商造就了古代的經濟繁榮,同時也影響了民間戲曲文化,人口構成直接決定了民間戲劇的種類,一開始可能有昆曲、攤潢、揚劇、徽劇,淮劇等的流行,后逐步被京戲一統天下。

    掘港、馬塘、豐利、栟茶歷史上是重要的淮南鹽場。封建朝廷在鹽場設立管理機構,委派官吏。他們來自全國各地,具有較高的文化素養,乾隆年后隨著京戲的興起,大人們消遣娛樂大多離不開京戲, “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”,老百姓爭相效仿,民間戲曲發展進入繁盛期。明清時期,揚州鹽商幾乎壟斷了皋東的經濟命脈。鹽商積累了大量的財富,便建造園林,蓄養“家班”,不定期宴請賓客演出戲曲,進一步推動了戲曲的繁榮,形成了獨特的“海韻京腔”,涌現出王鴻壽、楊洪春、李斐叔、趙長保、楊云霞、鄭銀鳳等京劇名伶,縱橫梨園,光耀江海!有三位佼佼者被譽為“三鼎甲”。

    王鴻壽(1850-1925年),掘港西郊人,父親原是通州水道運糧官員,家中蓄有昆、徽兩副戲班,自幼聰穎過人,受其熏陶,家學淵源深厚。后來父親遭人陷害獲滅門之罪,僅王鴻壽一人逃出,寄身伶界。坐科期滿后,在里下河、南京,上海等地挑班演出,擅長演出關公戲,對關羽臉譜、唱腔、念白、造型,服裝等進行大膽改革,京劇界譽其為“活關公”,被尊為紅生鼻祖(戲曲中,雖然關公是勾臉的,但仍屬于生角),在京劇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,京劇大師周信芳亦出自其門下。當年國畫大師劉海粟看過王鴻壽的表演后,稱贊其為一代巨匠。

    楊洪春(1888-1962年),祖籍河北保定,生于通州,定居掘港。紅生鼻祖王鴻壽的高徒,工武老生,擅長演關公戲,在南通及里下河地區演出,解放前常挑班赴上海、南京、杭州、蘇州等地演出,深受當地觀眾歡迎。民間盛傳稱其演關公戲不用勾臉,背對觀眾,一聲咳嗽后臉譜自然勾勒,稱為“梨園一絕”,不知是不是運用了川劇變臉的技藝。解放后擔任江蘇戲校教師,潛心培養戲劇人才。筆者和楊家是姻親,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其長孫到我家來玩,提及祖父當年在上海天蟾舞臺雄姿英發的樣貌,仍是滔滔不絕,一招一式仍有乃祖之風。

    還有一位就是趙長保,后面再談。

    二、臺下“戲花子”

    過去皋東老百姓的娛樂活動以看戲為主,眾多戲班子由此游弋于市鎮鄉村,進而發展到固定于掘港、馬塘、栟茶等地演出。掘港地區有楊洪春的聯勝班、鄭銀鳳的常勝班,趙長保的雙福班等,這些班子都是父子相繼,以昆山腔、徽調演出為主,后逐漸過渡到京戲。他們演出近則掘港、北坎、苴鎮、馬塘、孫窯、岔河、雙甸等,遠則通州、東臺、海安、靖江、泰州等,更遠則去上海、杭州、南京等大碼頭,深受當地百姓喜愛。

    舊社會藝人很苦,“臺上戲子,臺下花子”這樣一句流行于皋東大地的話,生動概括了藝人困苦的生活狀態。藝人常常以廟為家,居無定所,浪跡天涯,據說老藝人趙長保一家就曾寄居掘港東郊八總廟七八年之久。逢菩薩生日或節日,鎮上大的商號出資,戲班子則按要求演出,如舊時掘港逢“火德真君”(上古部落首領祝融)誕辰,鎮上的花炮作坊和紙馬店就要請戲班子到鎮北的火星廟演戲酬神,南街的馬家花炮坊就多次承手這項工作。

    過去掘港街上流行一句歇后語:“草臺班子—混混湯食”,也就是說那些草臺戲班子形同乞丐,藝人們沒有演出時,常常饑一頓,飽一頓,生活無著落。皋東地處沿海,漁民下海作業危險性較大,每次出海必要許愿,歸來都要還愿,所以常常唱“還愿戲”,掘港鎮北的天后宮、鎮東的八總廟常年“愿戲”不斷。老百姓最喜歡“愿戲”,唱“愿戲”的初衷是“娛神”,實際是“娛人”,給尋常百姓帶來文化享受,這種享受還是免費。

    “愿戲”也不是天天都有,平日戲班子則借助廟宇的戲臺演出,靠門票收入維持生計。筆者小時候聽爺爺講過,那時候沒有專門的售票處,而是在廟門口放一個竹匾,旁邊豎一牌子,寫上 “君子自重” 四個大字,給不給錢、給多少都由觀眾決定,忠厚老實的給點小錢,一天下來也就夠混點“湯食”,遇到地痞流氓不但不給錢白看戲,還要收點“?;し選?,戲班子往往難以為繼。有時演員不得不改行,前所述著名演員楊洪春年輕時就曾經改行投身行伍,喊口令時常?;瓜癯芬謊畎?,如:“向右看那—齊”,留下了“楊洪春喊的口令——三句話不離本行”的歇后語,由此可見老藝人的辛酸和無奈。

    三、江北“麒麟童”

    盡管生活艱難,但老藝人們作藝都是一絲不茍,贏得老百姓的尊重,江北“麒麟童”趙長保則是其中杰出代表。也就是他日后積極奔走,多方努力創辦“藝人之家”,解決老藝人們的后顧之憂,可以說是功德無量!

    趙長保(1905-1996年),本名子林,藝名長保,祖籍泰州,定居掘港。趙老出生梨園世家,父趙宏生為清末京昆名家,家學淵源,六歲學藝,九歲登臺,二十出頭在掘港鎮東三官殿打擂臺唱“對臺戲”《獅子樓-都殺西門慶》一舉成名。民國24年(1935年),組建雙福班挑班唱戲,抗戰期間,堅持民族氣節,決絕為日寇汪偽演出,在苴鎮、北坎等游擊區解放區為新四軍、抗日民眾獻藝??谷彰沼碌蹦曜畎湊猿け5南?,1943年,陶勇司令與姬鵬飛政委在苴鎮搭臺為反正的湯團長接風,親點他的《戰金兵》,一首《滿江紅》,如行云流水,壯懷激烈,軍民無不動容,陶司令不禁拍案叫絕:“好一個江北麒麟童”,就這樣“江北麒麟童”的雅號傳遍了江海大地。

    陶司令的贊許也并不過譽,趙長保唱戲深得麒派神韻,拿手戲有《宋世杰》、《投軍別窯》、《清風亭》、《明末遺恨》、《烏龍院》等,在鄉間草臺摸爬滾打,集京、昆、徽諸調于一爐,博采眾長,唱念做打又自成一家。他長掛在嘴邊的話:“走千里路,吃百家飯,要論我是什么流派,我是鄉下獅子鄉下舞派?!幣慌汕返木又?!老掘港提起趙長保,就如同非常熟悉的親人朋友一樣的親切! 早年趙長保唱戲時,唱詞中常夾帶“嗷嚎”的裝飾音,如東方言中“嗷嚎”表示事終結了,后來就留下了“趙長保唱的戲——嗷嚎”的歇后語,每每說起來帶有輕松幽默之感!

    解放后,趙長保歷任南通地區戲劇協會常委,如東京劇團團長,南通京劇院三團團長,縣政協第一至六屆常委。先后多次帶隊參加省市觀摩演出,屢獲殊榮,赴上海等大中城市與全國名伶同臺聯袂演出。1985年,為編撰《中國戲劇志·江蘇卷》提供里下河地區徽劇歷史資料。

    四、夕照云路巷

    與趙長保老先生在京劇藝術方面取得的成就比,其在全國首創“藝人之家”的養老模式可以說是毫不遜色。舊社會,藝人年老后不能再演出,意味著失去經濟來源,再無兒無女,等待他們的往往是淪為乞丐,在貧病中死去。解放后,老藝人的生計同樣是現實問題。1957年,趙長保老先生牽頭,由政府出資,安置老藝人的“南通藝人之家”在掘港西街云路巷內悄然創辦,戲劇大師周信芳,名角童芷苓致詞祝賀,省內外文化部門和劇團贈送禮品。1958年,趙長保建立如東戲劇學校,創辦全省第一個京劇少年班,親自擔任校長,由老藝人擔任教師,邊教學邊演出,培養出了國家一級演員戴海豹,國家二級演員陸志萍等。藝人之家建立以來常有京劇名伶拜訪,與老藝人們切磋技藝,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著名京劇藝術家趙燕俠、童芷苓、李玉茹、李炳淑、齊淑芳、關正明等先后來藝人之家看望趙長保等老藝人,留下了一段段梨園佳話。

    “南通藝人之家”在掘港磚橋以西,北街南側第一條巷子內,該巷名叫云路巷,這個名字很雅,不知和藝人之家有沒有關系。歷史上這條巷子曾叫“西圈門巷”,巷子內有富商巨賈的公館,所以巷口原來設立“圈門”防盜賊,夜晚關閉“圈門”,白天開放。藝人之家租用的是朱奎家的房屋,其祖父朱寶發原來在巷口開設洋貨店,經營五金、百貨等,生意興隆,在巷內建有大門堂四合廂的院子兩進供居住。

    藝人之家在巷子的東側,大門堂朝西,進去是一個四合廂的院子,院子南邊還有一進院子,兩進院子共有十余間房屋,是鬧市中一處清幽的居所。筆者小時候走過那里,長輩們都會說起“藝人之家”云云,在我腦海里留下深深的烙印,現在想起來既模糊又清晰。趙老先生一家住在第一進朝南,還有十余名老藝人分別在廂房和二進院子。政府每月發放生活費給老藝人,藝人之家建有食堂,老藝人集體伙食。六十年代,縣政府的冷德厚副縣長家也住在云路巷內,那時候老藝人們常去井邊打水洗碗洗衣,冷縣長見了每每告誡孩子們要尊重這些老人,這些老人多是無兒無女,年事已高,一身傷病,要主動幫他們打水?;蛐澩絲湯弦杖嗣翹寤岬揭恢智濁櫚娜宋墓鼗?! 許多年后,冷縣長的二公子深吸一口煙,打開話匣子,回憶起當年幫老藝人打水的場景,回憶起父親的諄諄教導……

    平日里“藝人之家”與普通住家戶無異,只是有時院子里會偶爾傳出皮黃聲腔,《夜深沉》、《西皮小開門》、《朝天子》……,告訴人們這座宅院的不同。老掘港都知道這兒是藝人之家,走過巷子總要朝院子里多看幾眼,是小鎮人骨子里對京劇藝術的迷戀。眾多票友常常聚會于此,趙老精神抖擻唱上幾段,仿佛又能回到“金戈鐵馬”的崢嶸歲月!筆者親戚中有戲迷,他們也是藝人之家的???,曾告訴我,某天票友聚會于藝人之家,胡琴一響,趙老拉開架勢,準備唱時,過門拉了兩遍竟唱不出聲,在場的眾人嘩然,畢竟老人家已是耄耋之年,再也回不到過去……眾票友走出云路巷,一縷夕陽照在巷口,或許那時大家都看到了京劇的落寞……

    藝人之家除負責老藝人的衣食住行外,還負責他們的醫療及身后事,起初在掘港西南郊區串場河南辟有“藝人公墓”,后搬遷到鎮東北郊,楊洪春、鄭銀鳳等老藝人長眠于此。1996年趙長保老先生仙逝于藝人之家,如釋家所云西方接引善解脫者,世壽九十一。每年清明老藝人楊洪春之孫楊新民,趙長保子女趙美玲、趙美昆等一同去為老藝人們集體掃墓,寄托哀思。清明有票友到趙長保老先生墳上用錄音機放一段戲文,曰:“長保老爹愛聽!”

    2000年5月,藝人之家解散,前后安置老藝人32人。2002年掘港西街拆遷,至此“藝人之家”舊址不存,照在云路巷口的一抹殘陽落山了,一個時代終結了!

    時間存在于人們的感知,是生命的起點和終點,每一種存在的差別又會在哪里?江蘇海濱小鎮掘港,照在云路巷口的一抹殘陽,若干年后,不會再有人知道……謹以此文紀念“南通藝人之家”及老藝人們!

    參考書目:《掘港鎮志》、《如東大觀(精編本)》、《掘港故事》等。
    (作者:趙一鋒)

    掃描左側二維碼,關注如東新媒體微信,每天分享如東鮮活新聞資訊!

如東廣電傳媒中心(版權所有)2011-2018 蘇ICP備案:蘇ICP備11030511號-1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-20120279號

免責聲明:本網站所刊登、轉載的各種稿件、圖片均有可靠的來源,目的是為了傳播更多的信息,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。

電話:0513-80865519 傳真:0513-80865516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地址:江蘇省南通市如東縣掘港鎮長江路29號

南京厚建軟件 LivCMS 內容管理系統//www.hogesoft.com 授權用戶://www.mtkoe.icu